2019香港马最精准的三肖六码|九龙心水125期
首頁—僑務傳真—正文 分享
瓊籍南僑機工張修隆:101歲老人講述抗戰歲月
2019年08月15日 11:15  來源:南國都市報 
張修隆:最后的瓊籍南僑機工
張修隆:最后的瓊籍南僑機工
張修隆的證件
張修隆的證件
張修隆的獎章
張修隆的獎章

  他的激情,是滇緬公路炸開的炮火

  他的青春,是無數國人銘記的崢嶸歲月

  他和他們,是不能忘卻的豐碑

  張修隆:最后的瓊籍南僑機工

  幾天之前,張修隆度過了自己101歲的生日。在80年前的烽火歲月里,張修隆和一群年輕人放下南洋的生計,告別家人,不顧山高路遠,毅然回國,加入抗戰。

  歷時三年,3200多位南僑機工穿越滇緬公路的生死線,在敵人的飛機炮火下,保障抗戰物資的輸送。1000多名南僑機工犧牲在這條路上,在怒江邊迎來生命的謝幕。80年后,生還的2000多名南僑機工,只剩下3人在世。

  張修隆是唯一在世的瓊籍南僑機工。他的激情,是滇緬公路炸開的炮火,他的青春,是無數國人銘記的崢嶸歲月。他和他們,是不能忘卻的豐碑。

  南國都市報記者 賀立樊/文 劉孫謀/圖

  長于南洋畔

  慷慨赴國難

  1939年8月,新加坡馬六甲。當離別的汽笛吹響,岸上的親人依依不舍,船上的年輕人靠著船舷揮手,船身都被壓得傾斜。張修隆獨自望著遠方,他沒有親人送行,瞞著所有人,他要去往生養他的故土。

  1918年,張修隆出生于文昌抱羅鎮里隆村,家中農田稀少,生活困苦,小學還未畢業,他就跟隨舅舅下南洋討生活。憑著勤勞肯干,到了1937年,張修隆和舅舅已經有了穩定的事業,夢想著開辦咖啡種植園,實現淘金夢。

  然而,當年7月7日,盧溝橋的一聲槍響,宣告日本侵華戰爭的全面開始。遠在南洋的張修隆,只能通過當地報紙了解國內局勢,心急如焚,卻只能望洋興嘆。1938年,日寇鐵蹄西進,軍隊和重要機構陸續撤往西南大后方,剛剛搶通的滇緬公路成為中國對外聯系的重要通道,其中包括彈藥物資的輸送。

  1939年初,中國大半領土和沿海沿江港口盡失,滇緬公路成了唯一的物資通道。隨著物資運送量日益增加,司機和機修人員嚴重緊缺。“沒有子彈,如何抗擊日寇?沒有藥品,如何救治傷員?”愛國僑領陳嘉庚發出“南僑總會第六號公告”,號召華僑中的年輕司機和技工回國參加抗戰。

  提筆不知從何起,唯有淚濕半幅紙。沒有留下家書,不會開車,不會修車的張修隆,仍有一腔愛國熱血。“沒有告訴家人,這是我的決定,要為祖國盡力。”張修隆瞞著舅舅和家人,1939年8月17日,登上歸國的輪船,作為3200多名南僑機工的一員,揮別南洋,以滿腔報國志,赴生死一線天,故土重歸時,不負四萬萬國人之期待。

  鏖戰怒江水

  山嶺護國脈

  作為當時中國唯一的對外物資通道,滇緬公路上空布滿了敵機,轟炸不斷。綿延盤繞的公路下方,是望不到底的懸崖,以及奔騰的怒江。上下皆為險境,卻是南僑機工所處的戰場。“我沒有什么好怕的,就是來和敵人斗爭的。”提起當年的侵略者,101歲的張修隆目光如炬,眼里仿佛能看到那位身著制服的年輕人。

  抵達昆明后,張修隆和其他南僑機工一起,迅速接受了汽車駕駛和維修培訓。一刻不停,隨即奔赴仰光,接收運往東方主戰場的彈藥物資。

  南僑機工陳正偉回國時,剛剛新婚三個月,愛人還懷著孩子,為了搶運物資,陳正偉在滇緬公路遭遇日軍飛機空襲,連人帶車翻進怒江,尸首難尋。第五批南僑機工領隊蔡世隆,回國后工作辛勞,不慎染上虐疾,高燒不止,幾天后病逝,年僅26歲。

  更多年輕的名字,永遠留在了這條1146公里長的滇緬公路。1939年到1942年期間,共有1000多位南僑機工犧牲,幾乎每公里倒下一人。

  張修隆在車隊負責運送汽油,稍有火星彈片,就會葬身火海。“不僅要小心駕駛,耳朵還得靈,一聽到飛機發動機的聲音,就必須馬上找地方隱蔽。”無數次,炸彈就在張修隆的不遠處爆炸,濺起的泥土數米高,“我什么都不怕,大不了一死,我不怕。”

  每次回到昆明,總能聽到工友犧牲的消息。看著照片,張修隆只能把悲傷往心里藏,把更多的貨物裝在車上。

  對于那時的中國,滇緬公路就是大動脈,藏身山嶺之中,南僑機工們保障的物資運送,就像川流不息的血液,不能被切斷。

  浴血蕩寇志

  歷史永不忘

  根據現存的資料統計,1939年至1942年之間,南僑機工共搶運了50萬噸軍需物資。由于部分物資資料遺失,實際運送物資的數量會更多。1940年,侵華日軍研究中國軍力變化的數據后發現,經過幾年的戰爭,中國軍力反而比1938年增強,其中步槍增加到150萬支,輕機槍6萬多挺,其他火炮2650門。

  這一切,離不開南僑機工們一次次冒著危險,從仰光出發,經過曲折險峻的滇緬公路,穿過怒江之上的惠通橋,將彈藥物資送往昆明。

  1941年12月7日,日軍偷襲珍珠港,太平洋戰爭爆發,緬甸、泰國、老撾相繼在5個月內陷落。仰光成了一座“孤島”,張修隆和其他南僑機工們在前面運送物資,敵人的部隊和飛機在后面緊追不舍。1942年5月,日軍逼近怒江西岸,中國軍隊被迫炸毀惠通橋。南僑機工隊伍被遣散。幸存的2000多名南僑機工,各謀出路,張修隆來到昆明機場擔任技工,仍然決心盡一份力,與同胞一起,抗擊侵略者。1945年8月15日,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。新中國成立后,喜悅的張修隆回到祖國,回到家鄉里隆村。

  鄉親只知游子歸家,不知游子赴國難,九死一生。張修隆沒有提起過南僑機工的經歷,連愛人和孩子都不知道。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他成了地地道道的農民。

  2010年,一次偶然,張修隆的南僑機工身份才被披露。此時的張修隆,已經92歲,看著“赤子功勛”的牌匾,那段記憶好像上輩子的事。模糊,又依稀記得,他一輩子不會忘記;慘烈,卻又崢嶸,那段歲月,國家和人民,也不會忘記。

編輯:李奧迪
2019香港马最精准的三肖六码 北京pk10赛车计划群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 pk10手机投注网站 二人麻将棋牌 时时彩稳赚qq群 qq分分彩大小在线计划 波音娱乐最新 北京赛车pk10软件下载 牌九游戏下载 全天北京pk10计划